妈妈的祭日

刚才被爸爸打电话提醒,今天是妈妈去世一周年的祭日。她去世那天的一幕幕在我眼前一一闪过。她是多么不愿意离开我们,但又逃不了死神的召唤。

人说亲人还是亲人,我和我哥哥那天一起在家陪着妈妈,爸爸去邻居家喝喜酒了,早上我哥还跟我说看样子妈妈够呛了,因为那几天她一直有口气在幽着,只是喝凉水,吃不下任何东西,也瘦得皮包骨头。我每当想起她最后去世的样子都会失声痛哭。当爸爸回家的时候,我妈妈已经断气了,我们全家抱头大哭,撕心裂肺。赶紧打电话给亲戚,我的4个舅舅半个小时就从城里回到我家的山上,堂哥们也不到几分钟就赶来。亲戚们来了,感觉心里有底多了,温暖多了。因为农村里的说法是要找个阴阳先生掐指算哪天是好日子,好下葬,所以他算了一下第二天一早就是好日子和好时辰。时间非常紧张,那个村里的所有家具都在一个邻居家,他们家正在办喜事,修建了楼房,我爸爸当日就是去他家喝喜酒。

我的大哥,堂哥,我三叔的儿子,是村里比较有名的指客师,就是管理喜事的总管,出了名的能说会道。因为农村跟城里里不同,花钱办事,在农村就得乡里乡亲帮忙才能成事。他用了半个小时把所有在另一家吃喜酒的乡亲们调到我们家开始帮忙。从山底下背碗筷,锅,瓢,盆,食物,烟酒,必需品,把亲戚都调动起来,准备丧事。

我的舅舅们负责找厨师,给丧事吹唱的技师,因为要把丧事办得热闹,让人不觉得压抑。

守灵守了一个晚上,我教两个表弟英文和计算机,累了就打牌。关键时刻还是有表弟好,他们很听话,买个东西,跑个腿,非常利落。

嚎哭了两天后,心情也放松了,陪了妈妈最后几天的时间,看到她那么痛苦,也许去天国是她的解脱。

只有失去过亲人才会对生活和一些事理有所领悟。要做到大彻大悟还需要时间和经历的洗礼。

我外表看着刚强,其实我非常脆弱,外表的刚强都是表现给别人看的,真正遇到事情,我还是比较稚嫩。希望随着年龄和增长和阅历的增长,我能更成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