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 我做主 2

第二章 同学

跟我一个宿舍的还有杜丽,佩双和文华。隔壁宿舍有周佳、许睿雯和宋小燕,还有三个北京的女生。杜丽的爸爸妈妈送她来上学,周旋对她很热情,都是笑眯眯的。周旋让我照顾一下杜丽,说她比我小。我带杜丽去学校食堂吃饭,她跟我聊天说她有一个男朋友,她很爱他,说起男友,她眉飞色舞。

有一天杜丽很焦急的跑回宿舍说请我帮她一个忙,她男朋友来了,偷偷的,住在地质大学的地下室,让我帮她去告诉男友晚上的约会取消,她爸妈在。我刚到北京,还没有买自行车,顶着炎炎烈日走到地质大学,满头大汗,好不容易找到在地下室的杜丽男友,告诉他杜丽的交代。他神情失落的谢谢我。

其实开学第一天,杜丽在排队注册的时候径自走到前排去找老师报名,很多同学都注意到她了,只有三班的一个男同学孙宇很不爽的说同学你怎么能插队呢?

班上同学吕黄冈和孟庆海住一个宿舍,两个人一高一矮形影不离。我们上综合英语课,我写的第一篇作文写的峨眉山,介绍峨眉的猴子很调皮。吕和孟从此管我叫峨眉猴。我爸妈从老家给我寄了香肠腊肉和魔芋,我在过生日那天做饭请同学们一起吃饭。那时候周旋没有宿舍章程,我们还在宿舍做火锅。

我实在受不了走路那么远去学校,我的同学张丽萍陪我一起去五道口电影院对面的一条街买了自行车,我喜欢黄色,买了比较便宜又高的那一辆。每天早上6点过起床后和杜丽、张丽萍等去学校西门的餐馆吃早餐,豆浆和油饼。餐馆那个收钱的阿姨总问我你是东北的吗?

骑着自行车去学校上课会路过一个五道口的火车道,每当火车经过的时候,马路两端都停满了自行车行人,汽车喇叭声和自行车喇叭声响个不停,车水马龙,一片生机。每每这个时候我都能隐约感受到京城人们的节奏,那热闹的景象总是在提醒我,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一天的生活开始了。

成教院一共招收了四个班级,除了三四班,一二班大多数都是读过一个专科专业的同学。综合学科的大课会在一起上课。才开学没几天,教导主任赵老师让我当四班的学习委员,而吕黄冈当班长,杜丽是团支部书记。

我很不理解,我说自己也不是成绩最好的怎么当学习委员呢?赵老师的回答跟我的初中班主任出奇的一致,说谁说学习委员一定要成绩好的,这是激励你努力学习,好给同学们带个好头。有过以前当班干部的经验,我很快跟班委们打成一片,吕黄冈召集两个班班委一起骑车去金五星百货商场为班级购买一些学习用品和中秋晚会所需要的用品。

长得浓眉大眼的吕黄冈,有一口浓浓的湖北口音,给人的感觉非常能折腾,也很爱出风头,新生里需要这样敢冲的人。大学里的年轻人们各自追逐着自己的梦想,追求着自己的爱情,学校的路上有谈恋爱的情侣,在学校的各个角落,有图书馆,花园,各个食堂,篮球场或校园外的超市、餐馆。吕班长也不例外,他刚开学没几天就跟班上娇小玲珑的小资姑娘周佳打得火热,骑着他的庞大的山地车,佳坐在车前横梁上,风一般的从学校的马路上飘过,甚是一道风景。

而团支部书记杜丽很会跟老师们套近乎,我晚上从图书馆回宿舍撞见过不止一次她和周在宿舍大院外面的胡同站着聊天打闹。院里的同学有人说她和周在谈恋爱。我从来没有问杜丽这些私人问题,她的故事都是她主动告诉我的。有一晚9点过,我突然胃疼,难受,我去隔壁找杜丽,她回宿舍帮我找了麦片,说吃点暖和的东西。

过了几天,杜丽和几个女生许睿雯、周佳,马娓娓被安排到学校里的宿舍。她们搬走后,宿舍又搬来一个来自新疆的大姐,上的学校的走读班。她说她妈妈祖籍是四川的,平时她很喜欢找我一起聊天,去学校吃饭,偶尔她也去川菜馆点一份水煮鱼回宿舍,分我一点。

我很羡慕可以住学校宿舍的同学们,每天不需要早起晚归,不需要一直等火车开过才能通行。学校宿舍冬天还有暖气。李美玲跟我说起周旋也是告诉她要开一个模特班,可爱大方的李美玲是朝鲜族,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好听。我经常感觉一个人很孤独无助。还好有新认识的这些同学一起玩,一群年轻人在一起总好过一个人。

我跟班上爱运动的几个男生也很熟,潘华杰、刘晨光、李江等打篮球都会叫我一起。李江是北京人,说话满口北京味道,儿话音很浓。李江不住宿舍,却经常去我们宿舍晃一圈,跟大家打个招呼闲聊,他羡慕住宿的同学。李江有一次去我们宿舍就把手机放一边,他跑去男生宿舍找潘华杰和刘晨光玩。我和佩双用李江手机打了电话回家,李江看到说成了你们的公共电话了。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